工程燈變 30 個性格小燈人! 海港城《一閃一閃小工程》展覽直擊

| Kay | 12-01-2018 19:03 | |

大家見到一閃一閃的道路工程燈,或者只會覺得是燈一個,有何特色可言,但在本地藝術家章柱基(Kila)眼中的道路工程燈,卻是能夠讓他生成 《Twinkle Twinkle Little Guys 一閃一閃小工程》的 30 天藝術企劃,跟拍擋 Amber(商台 DJ 急急子)一同將平平無奇的工程燈,畫上造型及表情,化身性格小燈人,在去年 6 月開始,一連 30 日放在街上展出。之前其實有不少人在 Facebook 談論過 Kila 及急急子的性格小燈人創作,不知大家又有否留意呢?沒有留意,又或者錯過了「野生捕獲」的機會也不要緊,因為由即日至 1 月 21 日於海港城.美術館,就可透過《一閃一閃小工程》展覽,一次過盡看 30 個賦予不同角色的性格小燈人,以及當中的獨特故事。

【精選消息】大埔踩單車去南非!80 後港人阿翔介紹長途旅程科技三寶

【精選消息】【皇都有落】LEGO 皇都戲院成展覽主角! 製作人:喚醒港人保育意識

街頭展示 V.S. 一口氣看齊展品

Kila 及急急子在去年企劃之始時,Kila 在個人 FB 專頁提到:「在我們的城市,常常看到這種閃光。每天太陽下山時,工地千千萬萬盞道路警示燈便會自動亮起。在我的工程中,Twinkle Twinkle Little Guys 就是和我一起施工的小夥伴。」,其後 Kila 會每天把這些展品於香港不同地方展出擺放,可算是一個為時 30 天的街頭藝術。這就是今回展覽的前傳。

找到 Kila 分享關於這次展覽的籌備故事,問到他在一個切實的展覽現場展示所有作品,以及在不同街頭擺放單一展品的不同地方,他認為在展覽中可聚集所有展品跟觀眾的回憶:「之前在街上放展品,有其獨特的觀賞形式,尤其第一次放在街上時,大家還未知道這是甚麼,就會覺得小燈人一閃一閃相當得意、吸引,開始想跟作品有共同的故事及回憶。來到今回的展覽,就是將整個企劃的所有回憶、經歷、所有能夠體驗得到的情節集合起來,讓大家一次過感受。」當然,Kila 不忘強調在街上是很難看到展覽場地的 present,而在展覽場地也不會有街頭展示的感覺,兩者都各有特色,但在安靜的展覽場地,就提供了一個讓大家好好細讀展覽的機會,又或者給予另一種手法及角度,感受展品的另一面。

本地藝術家章柱基(Kila)。

Kila 認為之前將展品放在街上,跟今次放在特定展覽場地,會令觀眾有不同感受及想法。

從心出發 V.S. 因觀眾創作

Kila 提到自己在創作展品時,沒有很心思細密地想「我要做甚麼」、「我要畫甚麼」。「因為我是連續 30 日創作,所以去到第 10 日左右已感吃力,不論想像力及體力都有影響。不過我覺得這次的創作是從心出發的一個過程,而當作品產生及回顧以後,我會發覺作品原來都有不同的形象,如不同城市的人,又或者我或觀眾去看作品時都有不同的感受,有不同的故事。於我而言,這種創作經歷是很正,因為事件可能會不似預期,有意料之外的小事出現,或會令你更珍惜這次創作。」。

Kila 表示創作 30 個性格小燈人的時候,很少會受到其他人影響,但凡事也有例外,小土人二世就是因為一個因觀眾而出現的作品。「原本創作的小土人,是放在馬鞍山恆安的草叢天橋底的。當時我有一個想法是如果被人清走,第二日再多放一隻,就有被清除都能再回歸的意味,不過我對重做與否,其實是猶豫不決的。後來有一個可能是住在恆安附近的媽媽留言給我,提到自己小朋友有留意小土人及自己的創作,但去到想看小土人的時候就發覺不見了,為此感到不快。這時就令我覺得『真係要做喎』,之後就創作了小土人二世並放回同一位置,並通知了這位媽媽帶小朋友去看。過後小朋友真有親身觀賞及 send 相回覆了我,我想這件事可能就是因為觀眾而生的有趣創作。」

Kila 表示在整個創作過程中,很少受到其他人影響,唯獨是小土人二世是因為一位媽媽的留言,而影響他起了重做的念頭。

似表情符號?

30 個性格小燈人,由不同的人去看,會有不同的印象及感覺。記者在訪問期間大膽告訴 Kila(其實心裏就是紅都面晒,擔心 Kila 聽後感到不悅),自己覺得小燈人看像表情符號,問他創作的時候有否跟表情符號有關係,他笑稱「表情符號這個想法幾有趣,連我自己都無想過」。「我不知道有否受表情符號影響,雖知道現代人一定有用過表情符號吧!我自己就很喜歡用『笑到哭』的 icon,我聽完你(記者)的講法後,都覺得小燈人有點像表情符號,畢竟大家形狀都很相似。可能我覺得我看過很多事物,受到不同事情影響,如藝術玩具、日本文化等,從而因為不同的經歷創作,不過我意識上是不知道的。或者因為表情符號實在太日常,即是可能你被影響但都不太察覺。」

有造型有表情的性格小燈人,大家覺得像表情符號嗎?

一個展品一個有趣故事

一個展品,背後都有不只一個的有趣故事。請 Kila 分享作品的有趣故事,他笑言數之不盡,不過他也分享了其中一個。「有一隻叫小狗 Rocker 的小燈人,記得當天放在街上是 8 號風球,那時也有想過要否暫停一天,不過想後又覺得放出去是很有型,很搖滾、很 rock 的一件事,所以我們也立即買了即用雨衣雨褲出去。我們將作品放在城門河上的一條天橋,因為我們在過程中會同時影相、拍片,因此整個過程是很狼狽。我們拍影片期間,有位市民踏着單車經過,另一隻手拿着雨傘。當我們最後看回影片時,遠處似是看到雨傘的輪廓,好像蝙蝠俠駕着蝙蝠電單車經過,此情此景真是好有趣,也能被我們拍到。同時也驚覺原來沙田附近的村民,單車技術是很高超。」Kila 解釋在決定擺放展品地點時,也不會刻意放在景點上,日常地方也有它的獨特之處,可能以上的擺放及拍攝經歷,就是其中一個原因,令他感到城門河都有其賣點吧。

小狗 Rocker 明明就是很可愛的汪星人,但單看作品,你是不知道它背後原來有一個很搖滾的經歷。

Kila 提到每一個作品都有獨特的故事,但其中最深刻的想必是小狗 Rocker。因為當中是他在 8 號等球橫風橫雨時,很 Rock 地堅持擺放的一個作品。

【精選消息】狗咬破爛可還原?玩 Facebook 的隱世鞋匠 蘇永權

【精選消息】【專訪】90 後手繪電影海報!iPad 重現《溫打烏文》舊戲味

貼地抵死充滿本土味

不少人眼中的藝術作品,是堅離地、遙不可及,世事都很難被看透。但去到展覽現場見到曾經擺放過展品的地理位置圖及相片,又或者是各個性格小燈人的命名,都是相當貼地,甚至不乏抵死之作,例如放在潮流重鎮的旺角的一隻,命名「小 Super Me」,惡搞潮牌 Supreme 又不失獨有風格,又或者跟網絡文化有關的小紅都面晒、小關公 & 小娘娘等。

看到小紅都面晒,這個很簡單吧,就是陳豪經典對白之一:「紅都面晒」,但原來小關公 & 小娘娘有特別意思。他先分享小關公 & 小娘娘的創作:「這是我拍檔急急子的朋友結婚,嫁給一個德國人而創作的,而急急子也有到德國參加這個婚體。因為這位德國人是很喜歡香港、超愛中國文化,甚至在中國買關公像運回家中擺放(記者聽到即時『黑人問號』起來)。有一次我們一起在香港食齋,見到齋舖同時放了關公及觀音娘娘像供奉,但其實這兩個應該是沒有關係,不過我看來又覺得觀感頗搞笑!之後我就想不如製作小關公 & 小娘娘,將小娘娘放在德國,小關公放在香港,同一天放置出來。」Kila 完成後,除了覺得小關公 & 小娘娘是代表這對德國夫婦,原來也隱含了「收兵文化」!他解釋:「關公不是兵,已經升級當上一個將軍,而觀音就是娘娘,負責收兵。」

不少作品都是貼地抵死,兼充滿本土味,例如小 Super Me 就是惡搞潮牌 Supreme。

一看小紅都面晒的名字及紅燈頭,就知道是陳豪「紅都面晒」的 friend!

小關公 & 小娘娘不只化表急急子的朋友及德國丈夫,也隱含「收兵文化」,大家能看懂嗎?

開始與終結:小地藏 V.S. 小我們 

這個企劃的第一個作品及最後一個作品,對 Kila 而言都別具意義。第一個創作的小地藏,是源於 Kila 對這些工程燈的第一印象。「我覺得香港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工程,當中也會放置這些燈,提示大家要小心點,有危險,走近會容易受傷,給我的感覺好像日本地藏石頭,提示大家要平安,有守護的作用。因此我畫第一個作品,也是小地藏,所以我籌備這次展覽時,也想將之製作一個放大版,放在場內可能會令觀眾有其他角度及想法。」

至於最後一個作品小我們,是 Kila 及急急子的化身,多謝大家一同參與這企劃,而 Kila 認為這最能代表自己的作品。「它的形狀其實是一些較特別的燈形,不是常見的工程燈。當中的故事是我們做完 30 天的企劃,從一開始並沒有太多人留意,到最後有不少分享及媒體報道,開始有些人去參加去玩這企劃,令這些小燈人多了不少經歷,於我們而言覺得當中令這企劃更好玩及完整。」完成小我們後,Kila 及急急子將之放回油麻地新填地街這個購買工程燈的地方。不只是跟作品來個首尾呼應,也是讓作者、作品、城市及觀眾之間的完整互動作一個總結。

小地藏是 Kila 對工程燈的第一印象,好像日本地藏提示大家要小心、平安,有守護的角色。

小我們是 Kila 認為最能代表自己的作品,想藉此多謝大家一同參與這企劃,使其更好玩及完整。

走出創作 comfort zone

主力從事繪畫、雕塑創作的 Kila,直言今次的小燈人作品,是走出了自己的創作 comfort zone。「之前的創作模式是較為單向,很穩陣、安全地做作品、做展覽,或者有品牌會邀請我做作品,完成後放回某某公司或地方。反而今次的展品有太多未知性。尤其當中會受人物或地區影響,可能原本自己的想法是這樣,但放在街上後又可能是另一回事,而其他人看到作品後也會有自己的看法,變相是有共同創作的意味。

另外知道觀眾的想法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,例如有作品不見了時,他們有 feedback,會匯報給其他人知道,好讓不用白行一趟。但他們的用語並非:『佢哋唔見咗』,而是『小太空人上了太空升空』、『小塵吸了太多塵,被送到醫院』,如果作品還在原位,又會說:『小地藏謹守崗位』。其實我覺得觀眾在過程中也是自己創作,而我也會很直接收到他們的想法,這種創作互動是不能在我從前的作品找到的。」

Kila 認為這次創作是一次「走出創作 comfort zone」的過程,因為之前的創作較單向,很安全、穩陣,但今次實在有太多未知性出現,也跟觀眾一同互動,因此覺得這種共同創作是值得回憶。

Kila 也認為知道觀眾的想法是很正的,因為觀眾從中也有自己的創作,如會話:「小塵(左)吸了太多塵,被送到醫院」、「小太空人(右中)上了太空升空」等。

不只拍檔咁簡單?

訪問過程中,Kila 提及得最多的就是自己的作品,而其次就是「我拍檔急急子」這組字詞。雖然 Kila 在訪問是講「我拍檔」,但看到他在錄影訪問時,以肯定語氣道:「多謝急急子一直陪伴自己做創作,令心神可以更安定,慢慢從 comfort zone 走出來,發掘及享受這次新創作」,以及展覽場內的小我們展品畫像、急急子在訪問當天特意請假幫 Kila 打點一切等一系列細節時,也明顯看得到 Kila 及急急子,「不只拍檔咁簡單」!

Kila 訪問期間不忘多謝拍檔急急子一直陪伴創作,發掘及享受這次新體驗。關係盡在不言中!

展覽之中的 profile 介紹其實都有亮點可言,急急子表示用這張破格 profile pic,就是要讓人知道「Kila 認為人不要太成熟,要保持好奇心,有勇氣反叛,有時間發夢」。

《Twinkle Twinkle Little Guys 一閃一閃小工程》

日期:即日至 1 月 21 日

時間:早上 11 時至晚上 10 時

地點:尖沙咀海港城海洋中心二階 207 號舖海港城.美術館

查詢︰海港城(2118 8666)

Source: ezone.hk

相關文章

Page 1 of 20